滋的一下尽根末入小龙女花液体圣手神医


ʱ䣺2019-10-10

  王语正准备把鸡汤扔掉的时候,胸口突然开始湿润了,王语无奈的说了一句:“想吃就说,别流口水!”

  接着,胸口一扯,一道白光从胸口瞬间蹦出来,一个没穿衣服的女人再次出现在面前,接过鸡汤就开始喝。

  王语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,一巴掌打在她的翘臀上,说道:“衣服呢?只能变自己,修为不够啊你!”

  “还要穿衣服吗?跟那个红狐在一起的时候,他就没说过还要穿衣服!”白狐一边吃一边傻傻的说着。

  王语狠狠地打了白狐一下,接着说道:“给我把衣服穿上!不然我真的不要你了!”

  “哦~”白狐只能放下手中的鸡汤,老老实实的走过去把王语随手变化出来的衣服穿上,又走过去开始狼吞虎咽。

  王语睁开眼睛,脸色微怒,指着白狐大声的呵斥:“你找死吗?不知道我在凝神的时候不能打扰吗?”

  “我……我不知道啊!”白狐坐在地上,眼睛里都是慌张,嘴里的鸡骨头还在叼着,双手不断的挥舞。

  王语愣了一下,也觉得自己失态了,叹了一口气,小声的说:“算了,下次注意吧!”

  说完以后,王语回到床边坐下,看着还坐在地上的白狐,无奈的说:“那你记住了!”

  说完,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床板,白狐连忙站起身子快步走过去,坐在王语身边,双手放在腿上,很是紧张。

  王语笑了笑,轻轻的搂住白狐,白狐的脸瞬间就红了,王语伸手轻轻的摸着白狐的脸说:“跟我打架的时候可没见你脸红啊!”

  王语感觉到自己的帐篷已经快要顶起来了,连忙站起身子背对着白狐,严肃的说道,“咳咳,你看好,这是一个防御的法术,你是白狐,学习能力本来就强人一等,我示范一遍,你记住了!”

  王语压住内心的惊讶,淡淡的点了点头,神色镇定的说:“不错,多加练习,躲起来吧,我要出去了!”

  王语汗颜,这些老人的想象力还真是的很丰富,不过白狐这个样子跟在自己的后面,被人家误会也是情理之中,再看白狐的样子正笑盈盈的看着王语。

  而他身后跟着的正是白狐,白狐现在把尾巴收起来了,一头长直黑发披在肩头,一身旗袍,踩着高跟鞋很是诱人。

  王语还像往常一样,穿过村子走到山林里,一路上每个人都在打招呼,只不过王语都笑笑没有搭理。

  村子里哪能藏的住新闻,这些老头老太太的嘴也是挺厉害的,还没走到村头,王语就听说自己已经娶媳妇儿了,白狐就是自己闺女等一系列的谣言,对此王语也表示好无奈!

  进入山林深处,王语看着肩头早已化作狐狸的白狐,轻声的说:“白狐,你能不能感应到好的草药?”

  “嗯!可以的,东方十里就有一个!”白狐很自信的说着,自己的尾巴还不停的在王语的头上摆动,很贴心的为他挡住树枝。

  王语锁了锁眉,没理由啊,这么近,自己应该能感应的到,可是为啥自己感应不到,这白狐却说那边有?

  想归想,王语还是往那边走过去了,毕竟白狐的性命只是他一个念头的事,没必要害怕。

  半个小时过去了,王语才慢慢的走到了十里外的空地,看着这一片空地,王语本来还以为白狐在耍他的。

  但是王语刚准备离开的时候,突然停住了脚步,突然像想到了什么似得,对着空地狠狠的一跺脚,地面猛的一震,一个小孩就从地面被震出来了!

  王语一个箭步冲过去,抓着小娃娃的手就把他提起来了,同时还很生气的说:“说了不让你出来,你是不是找事!道行够了?敢出来玩儿了?看来我今天是非要教训一下你了!”

  说着,王语就半跪在地上,把那个小娃娃放在自己的腿上,狠狠地拍着他的屁股。

  当初被王语从一只百年虎妖嘴里救下,本着一颗善心把他放了回去,没找到这小子现在又跑出来了,怪不得白狐感应到了,自己没有发现!

  “这是千年人参?你在哪儿弄到的?”王语接过人参很紧张的抓着小娃娃问着,毕竟这种东西,要是偷的抢的,会惹火很多人。

  小娃娃连忙摆手,接着神色忧伤的说:“这是我的一个朋友,他渡劫失败了,但他不甘心,所以愿意把肉身给我,让他活下来,继续修炼!”

  王语接过人参,仔仔细细的感应了一下,的确,这人参里还有一点点灵气,虽然不稳定,但是没有散开!

  王语看着小娃娃,伸手摸了摸他的头,微笑着说:“我错怪你了,你快回去,不要被人发现了,十天以后,我来这里找你!”

  看着小娃娃消失不见了,王语站在原地等了十分钟,这才缓缓的问道:“白狐,他走了吗?”

  就在刚走没多远,王语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呼唤的声音,王语也不管别的了,手一挥,白狐很知趣的躲进了王语的胸膛。

  王语身形一闪,立马就出现在了两里开外的一棵树上,王语环顾四周,发现往村里的那个方向有一股强大的气息,还有一股人类的气!

  王语没有多想,连忙冲向那里,身形闪动,王语已经出现在了气息散发的位置,是一只大虎,爪子下面正按着一个人,王语定睛一看,竟然是孟玲!

  孟玲已经快要失去意识了,看到了王语,突然回光返照一样大吼一声:“快跑!”

  接着就晕倒了,大虎听到孟玲的叫喊,直接被激怒,抬起爪子就要打下去,王语左手掐诀,猛的往前一指,嘴里轻喝:“凝云一指!”

  大虎的庞大身躯竟然直接被一指打飞,撞在树上落下,大虎站起身子,没做丝毫停留转身就跑,这只大虎看起来已经修的一丝智慧了,知道走为上计!

  王语冲到孟玲的身边,孟玲已经晕死过去了,头发凌乱,左脚骨折,背上伤口更是数不胜数,左手也被踩断了,鲜血流的满地都是!

  王语的神速根本用不出来,只能快步的跑着,周围的村民一看王语怀中的孟玲已经伤成这个样子了,都在暗自打折算盘,不一会儿,谣言四起,不是说王语打的,就是说孟玲已经死了!

  王语也没管那么多,直接回家,关上门,还没等王语把孟玲放到床上,门外响起了敲门声,伴随着李嫣然焦急的叫喊声:“王语,孟玲怎么样了!”

  王为民也在门外不断的叫喊着,还有村民们的关心都在吵着,毕竟这一路上光是撒在地上的血就已经够吓人的了!

  王语猛的打开门,李嫣然刚要进门就被王语一巴掌推了出去,直接摔倒在地上,李嫣然站起身子大声的说:“孟玲怎么样了!快送她去医院!快……”

  王语突然大喝一声,四周立马就安静了,看着周围的人和李嫣然他们,王语阴沉着脸,冰冷的说道,

  “都给我滚,要是我治疗孟玲的时候,被你们影响的失误,你们所有人都要陪葬!”

  王语说完这句话,整个人的灵气已经不自然的散发出来了,一些百姓已经开始陆陆续续的离开了,剩下的也只是在等待,不敢说话,天空也慢慢的阴暗下来,像是要下雨一样。

  等到王语关上门,李嫣然这才反应过来,毕竟她的身体被王语封了灵气,所以对于王语散发的杀气,李嫣然根本感觉不到!

  “还是相信小语吧,当年我四肢全断,只剩下出的气,不还是被他救回来了!”王为民知道王语的手段,只能不停的劝着李嫣然。

  王为民笑了笑,看着李嫣然无奈的说道:“不然你以为我这个村长为什么还是最穷的?不都是救死留一万扯得!”

  李嫣然没办法,只好焦急的等着,只是最后还是被王为民拉走了,毕竟王为民知道王语的脾气,要是李嫣然真的打扰他了,他可不管这么多!

  等到周围的人都走完了,王语这才一挥手,白狐就出现在了面前,王语没有看白狐,而是冷冷的说道:“护法!”

  白狐修炼千年,别的不知道,这个还是知道的,连忙掐诀坐到门口,凌空盘坐,王语家瞬间就出现了一道气墙。

  王语确定无误之后,这才把孟玲摆好,轻轻的吐出一口灵气,顺着孟玲的嘴引了进去。

  待到灵气进入心肺,为她定下精气之后,王语双手掐诀,盘坐在床边,深吸一口气,慢慢的开始伸手指向孟玲。

  这个工程量是非常庞大的,以王语一个人来说,是很吃力的,毕竟要用灵力保护着孟玲的气脉,还要不停的集中精神的连接她肢体上的每一处伤口上被破坏的神经。

  同时还要不断的以自己的精气来不断的活跃她的脑海,让她的精神世界没有认为自己已经死亡。

  刚刚过了十分钟,王语的眼睛已经通红了,他知道这个任务的艰巨,但是没想到会这么难。

  白狐本来打断劝阻王语的,只是王语却没有理她,而是让她戒备着,白狐也只好作罢,开始不断的戒备着。

  夜半将至,天空变得昏暗,王语的房间里不停的闪着不同的光,突然一阵明亮,整个房间陷入黑暗之中。

 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多了,整整十几个小时,王语已经累的不行了,但是当他看着床上已经恢复的孟玲,王语轻轻的笑了一下,眉心一皱昏睡过去。

  白狐知道这是血气使用过度,但是又不想王语受伤,之前的一句主人完全是她自己下意识的叫出来的。

  白狐深吸一口气,轻轻的吻上了王语的嘴唇,一团白色的光芒缓缓的从白狐的嘴中滑落进王语的嘴中。

  白光进入王语嘴中的瞬间,脸色从苍白开始变得红润,而白狐却眼睛一闭,化作一道白光回到了王语的胸口,本就灰暗的房间里,再次陷入了寂静,只有王语的胸口有些一阵一阵的白光闪耀。

  刚过一个小时,王语就睁开了眼睛,他坐起身子看着周围,愣了一下,又开始就地打坐,刚打坐就笑了一下,自言自语道:“真是一个傻狐狸,有拿自己千年修为给人养身的嘛!”

  说着一点自己胸口,一团白光从自己嘴中射出,王语抬手接住白光,又往自己胸口一按。

  扯开自己胸口的衣服看着那个狐头,王语眼中露出一起疼爱,缓缓的说道:“好好养好自己吧!小笨蛋!”

  说完之后,王语站起身子,看着床上的孟玲,身体完好无损,只是衣服已经差不多都烂了,鞋子也掉了一只。

  看着孟玲的小脚,王语还从来没注意到过孟玲的脚这么小,自己一只手就能握住。

  王语叹了一口气,从自己的衣柜里找出来一条自己买的新内裤,还有一件自己的体恤,然后就开始给孟玲脱下衣服。

  王语愣了一下,怪不得这小妮子每次都含着胸,原来是深山里内衣没有卖的,自己也没有新的内衣,每次都是紧紧的勒住的!

  王语强忍住自己内心的冲动,继续脱她的裤子,看着粉红色的内裤,王语一咬牙,脱了下来,王语看着眼前的一幕,直接呆住了。

  他这时候才知道老天爷也不是绝对公平的,小美妞儿的长相绝佳萌,身材小巧,胸大,私处也未经开发的样子。

  王语傻站着,感觉自己的口水都流出来的时候,才猛吸一口,咽下口水,连忙走到里屋端出来一盆水。

  孟玲的身上还有很多的血迹的,王语说是帮她洗洗身子,其实还是想借着这个名义好好的摸一摸,不然小美妞儿醒了一定不罢休!

  王语打湿了毛巾,握在手里,一边咽口水,一边把自己的咸猪手伸向了孟玲的胸口,好软!

  这是王语的第一感觉,这就像是气球里面装了水一样,碰一下都感觉要破了一样!

  来回摸了几下,王语的帐篷就已经顶的老高了,王语深吸一口气,轻柔的把毛巾按在孟玲的胸口,慢慢的擦拭起来,过了十几分钟王语才把胸口和双手擦干净。

  王语喘了一口气,看着孟玲的下半身,咬了咬牙,不停的在心里念叨着道家静心咒,可惜没什么用,裤子已经快要撑破一样!

  把毛巾搓搓之后,王语再次深吸一口气,轻轻的提起孟玲的小脚丫,慢慢的擦拭着她的细长的腿,以及她的小蛮腰。

  小美妞儿平时穿的衣服都是比较宽松的,王语根本就看不出来她的腰那么细,两只手就能卡住。

  擦完之后,王语比着她的小腰,手就有些忍不住了,开始往下慢慢的滑动,伸向了那一片粉嫩……

  中指也轻轻的往那一处梦幻伸过去,只不过刚刚感受到温暖王语就停下了,呆站在原地。

  因为王语看到了孟玲眼角的泪痕,这应该是刚刚留下的,就在这时侯王语才意识到,这孟玲早就醒了,只不过因为身体刚刚恢复,压根儿就不能动,意识确实清醒的。

  王语心里不断的翻腾着,这小美妞儿二十一二岁了,长得这么漂亮,竟然没有被人骗过,等等!

  接着,王语就感觉脑袋好晕,轻轻的咳咳一下,一口鲜血根本就忍不住,噗的一声全部喷出来了,然后就一头栽倒在孟玲的胸口不省人事……

  第二天一早,孟玲就醒来了,醒来了之后拖着自己虚弱的身子直接走进厨房拿来了一把菜刀,对着王语就想砍下去。

  只是举起来了菜刀,又砍不下去,泪水不断的在她小脸上滑落,朱红的嘴唇被牙齿咬的已经开始渗出鲜血,双手也在不停的发抖。

  想了很久,孟玲这扔下菜刀,看着床边的衣服,孟玲还是准备去穿上了,刚准备穿上衣,孟玲这才看到自己胸前的血迹。

  想了想,孟玲用力的把趴在床边的王语翻了过来,这才看到王语的鼻子嘴巴上全是血迹。

  孟玲下意识的想起,自己被那只大老虎按住的时候,是王语不要命的冲了过去,虽然本来就是为了给他采药才进去深山的,但是还是被救命了。

  就在这时,孟玲也意识到了一个问题,自己明明伤痕累累,为什么现在皮肤完全没有受伤的痕迹!

  想到这里,孟玲连忙给王语搭脉,这时候孟玲才感觉到科技落后的讨厌,如果这里有先进的设备,孟玲有信心看清王语到底伤在哪里。

  就在孟玲准备抬手戳戳自己的脸的时候,王语突然伸手抓住了孟玲的手,缓缓的睁开眼睛,面无表情的说:“你想干嘛?”

  “你醒啦!怎么样?有什么不舒服吗?”孟玲连忙甩开王语的手,捧着他的脸焦急的问。

  王语正准备说话时,胸口突然传来一阵疼痛,接着,白狐对着王语传音道:“主人,我改变了你的脉象,她觉得你很虚弱!非常虚弱!”

  王语在心里暗笑一声,脸上却突然很难受的样子,声音也变得非常的虚弱,很艰难的张口说道,“我好冷!好冷!抱着我!”

  说着就连忙抱住王语,本来就没有穿内衣的孟玲抱住王语之后,胸口紧紧的贴着王语胸口。

  王语突然间还有些不好意思了,下意识的抬手想要抓住她的胸,只是手刚刚抬起来,孟玲就突然坐起来了,满脸通红的看着王语。

  等了一会儿,看孟玲还是不说话,王语转过头看着孟玲,不再躲避她的眼神,孟玲还是一脸苹果红,也不说话。

  盯着王语看了很久之后,轻轻的抬起屁股挪了一下位置,然后再次扑到王语的怀里,紧紧的抱着王语。

  孟玲的屁股抬起来的瞬间王语就知道怎么回事了,自己那张老脸也红完了,有些尴尬的坐在那儿,刚刚是自己的弟弟位置有些不对。

  等到孟玲抱着自己有一会儿,王语慢慢的坐直身子,轻轻的抱起孟玲,站起来了,孟玲却还把脸埋在他的胸口里,也不吭声。

  只是王语抱着孟玲的时候,手刚碰到了她的屁股,孟玲的身体就能的一惊,然后又软下来,不抵抗。

  王语虽然是比较好色的,但是还没有到祸害姑娘的程度,王语把孟玲抱起来放到床上。

  轻轻的拍了拍孟玲的后背,温柔的说:“小美妞儿,我要去洗漱了!你也要跟我一起洗鸳鸯浴吗?”

  王语笑了笑,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,本港台现场即时报码,转身去洗漱去了,也不知道为啥,孟玲这一次只是低着头,也不再抵抗,上一秒还想砍死王语,这一秒就又开始心疼王语。

  王语转身捡起地上的菜刀,走到里屋,没一会儿就出来了,当着孟玲的面儿换了一套衣服。

  刚穿好衣服,还没等王语再调戏一下孟玲的时候,咚咚咚一阵敲门声传了过来,王语有些不爽快的问:“谁啊!一大早的!”

  孟玲一听是李嫣然,从床上跳下来跑过去把门打开,看着李嫣然,直接扑进李嫣然的怀里,眼泪吧唧吧唧的往下掉。

  “大美妞儿小美妞儿!要哭回去哭,别打扰我!”王语走过去很直接的打断了这煽情的画面,带着调戏的表情,伸手捏着李嫣然的下巴说道。

  李嫣然也没有躲开,而是低声下气的说,“谢谢,谢谢你!你的衣服会送还的!”

  说着还鞠了一个躬,然后拉着孟玲走开了,孟玲也没有回头,只是有些不舍的样子。

  等到李嫣然和孟玲走远了,王语才反应过来,摸了摸鼻子发了一个冷颤说着:“她俩这是咋了?咦~”

  发完牢骚之后,王语叹了一口气,从柜子里掏出来昨晚放进去的那只人参发起呆来了。

  要不把灵引出来,为他选一个别的物体?也不行,这样的话他修为会减少很多的。

  王语就地而坐,盘腿不断的运功,灵气也开始四处围绕着,王语抬手在自己身上连续点了五六处,只不过还没等他点完穴位,一口鲜血就从嘴里喷出来。

  王语看着这些鲜血,心里默默的吐槽着:mmp,这几天我吐了多少血了,还好我肉身半步入虚,不然早就受不了了!

  刚吐出鲜血,王语的面色就开始不对了,瞳孔完全消失,眼睛只剩下了眼白,太阳穴的青筋不断的跳动,手臂上的肌肉不断的壮大,一切都开始处于不可控的状态!

  虽然肉身出现了这样的情况,但是王语还是意识清楚的,他知道,这是人参娃娃无意识的自我保护,修为千年,当然有自己的自保办法!

  王语忍住剧痛,强行打坐,运转灵气,想要我压制住这人参,只是这人参的力量比他想象的还要大的多,就连白狐也被逼出身体在,晕倒在墙边。

  “你听我说!”王语咬着牙,狠狠地说着,“你渡劫失败是灵芝找我,让我救你的,若是毁了你的肉体,岂不是浪费!”

  王语看身体还在不断的膨胀,大声的说:“你有病啊!我要真的想吃了你我还不如直接把你这残存的灵气毁了再吃!再说了,你算什么东西!”

  王语也是被弄的不开心了,也大声的吼了出来,只不过王语刚吼完,身体的膨胀开始停留下来,过了好一会儿,才慢慢的恢复原状。

  王语看着自己的身体回复了,而且人参的精气也在慢慢的滋养着他的身体,王语轻声的说了一句:“要是今天被你整死,我可是真的委屈了!”

  说完之后,王语打开衣柜,重新拿出一套衣服穿在身上,看着地上的碎衣服,还有孟玲之前的衣服,王语一挥手,这些垃圾就全部变成灰尘飘散出去。